• 主题:婚中之性为何越来越淡漠?

  • hzh5562发表于

    就本质意义而言

    婚姻的核心是财产,而不是性

    为什么外遇难灭?一个根本性的原因,虽然少有人说,却很多人都明白。那就是:婚中缺性甚至无性,至少性不和谐。以至有人扬言:婚姻是性的坟墓。

    于是问题来了:男婚女嫁,不就是为了男欢女爱,怎么能说是性的坟墓呢?这看法似乎有些out。因为婚姻、准确说一夫一妻的专偶婚姻从来就不是为性准备的。

    对此,法国思想家米歇尔·福柯说得非常清楚:“婚姻仅在它的生育功能这一点上与性关系碰头,而性关系可能带来的快感的问题只限于婚姻的范围之外。”

    福柯的最后结论是:“如果不是事关丈夫获得合法及理想的后代,就不知性关系何以会成为婚姻生活的一个内容了。”换言之,婚姻本来就不是为性准备的。

    同样的看法,恩格斯讲得更早也更深刻。在专题论述“专偶制家庭”时,他说:“这种权衡利害的婚姻”,“其明显的目的就是生育有确凿无疑的生父的子女”。

    “而确定这种生父之所以必要,是因为子女将来要以亲生的继承人的资格继承他们父亲的财产。”很显然,婚姻是一个经济组织,其核心是财产,而不是性。

    正因为婚姻的核心诉求不是性,恩格斯才得出了精辟的结论:“专偶制所固有的矛盾得到了最充分的发展:丈夫方面是大肆实行淫游,妻子方面是大肆通奸。”

    有据于此,恩格斯对被他称为通奸的外遇、出轨、婚外情等不同名称的同一行为作出了最后结论:“对付通奸就像对付死亡一样,是没有任何药物可治的。”

    所以,当我们今天仅仅用道德的因素来谴责婚外情,却同时发现这样的谴责毫无功效时,我们实际上更应坦承的是:专偶的婚姻,本身就孕育了不专的性。

    还是恩格斯表述得真切:“以通奸和****为补充的专偶制婚姻是与文明时代相适应的。”如果我们现在还身在文明时代,那么,婚性难求,就必有外遇补充。

    毕竟,体制的痛苦不能总由个人承担。出轨,是“性权婚属”、即婚权对性权的必然结果:你垄断了体制内的性,还不许人家“体内损失体外补”吗?

    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!所以,在专偶的婚姻体制一时无法改变的历史条件下,我们如果无力破除婚权对于性权的,那就不妨对出轨保持宽容一些的态度。

     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延伸阅读

    [法]米歇尔·福柯:《性史》,张廷琛、林莉、范千红等译,上海: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,1989.1

    [德]弗里德里希·恩格斯:《家庭、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》,****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,北京:人民出版社,2018.3